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国外真人大尺度的视频国外真人大尺度的视频最新章节 》国外真人大尺度的视频正文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国外真人大尺度的视频


  天台的风吹够了,沐恒锁上机械锁,整个人陷入了黑暗当中。
  他轻笑了一声,声音里带着些微松懈下来的疲惫与柔软。
  打开手机,那一瞬间亮起的灯光就照亮了他俊美的容颜。
  其实沐恒的五官都很温柔,但在阴影的加持下,他的五官仿佛加了魔化加成,逐渐得剥落外表“美好的人皮”,露出恶魔冷漠疏离的内在。
  没有人会记得他的生日,因为这个信息他一直都没有跟别人说过,哪怕被人问到,他也只是微笑保持沉默。
  有一件事他确实骗了柯函,不过也不能算骗,毕竟安河外貌协会确实有他除了生日等信息以外的个人信息。
  太透彻的人的心底也往往太过荒芜。
  对他人的不信任让沐恒只能风度翩翩的游走进他人的内心深处,而他人却无法对他的内心产生任何一丁点儿的窥探。
  楼底下是录播大厅散场的嘈杂声音。
  沐恒站在只有指示灯的楼道里,手机恰好刷到#最强学霸#某个热搜里柯函的照片,很漂亮的一张,正好站在阳光下惊艳了一刹那的岁月——【波斯猫到底是哪国人?】
  “滴滴。”
  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收到的消息来自楚白月。
  【我对天发誓,我接下来说的都是真……】
  后面的更多内容必须点进社交应用里去才能看见。
  ……
  散场的时候很热闹。
  在最终的谢幕以后,柯函特意远离了舞台的中央,所有离开了玻璃罩子的少年人一起尬唱起了节目前节目组安排工作人员教他们唱的谢幕曲。
  “学吧!学霸!天天向上,就是我们的青春啦~”
  柯函的眼睛里倒映着光鲜亮丽的舞台世界,在这里,一切都显得很美好。
  他随着人潮走出大厅,却在离开后台的时候遇到了屠秀玲的阻拦。
  屠秀玲的手里还拿着她的折叠平板,在拦下柯函以后,她第一时间就开口说到:“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
  楚白月在不远的地方瞟见柯函被屠秀玲拦住了。
  她刚想要走过去解围,但是却同样被一行人给拦在了原地——是樱花山中的那名男选手。
  柯函看着屠秀玲,心情平静:“你有什么事吗?”
  “请你时刻记住,你已经是我们的同胞了。”屠秀玲捏了捏手里的平板,柔韧的表面让她的尴尬稍微缓解。
  “还有……国家队欢迎你。”
  柯函有点意外。
  他没有想到第一个揭穿他的会是一个“陌生人”。
  不过很快他就想通了中间的关节。
  柯函反问了一声:“邵卿辰?”
  他还在PAYM的时候看到过关于邵卿辰的部分记录。
  资本的力量无疑是强大的。
  PAYM特别对每一名潜在竞争对手都投入了一定的关注。
  而柯函之所以对“邵卿辰”有记忆,那主要是因为去年的时候后勤信息资料管理科的科长麦克斯,他曾经为了保留对这个曾经横扫数竞赛场,后来却逐渐落寞的国家的国家队外围的数据采集监控,而跟财政经理大吵了一架。
  确实。
  从数据图跟模型上来看,这个国家的国家队对他们PAYM根本毫无威胁,其实连监控正选的数据的必要都没有。
  更不用说对外围进行关注。
  但是现在,柯函忽然间觉得,或许麦克斯是对的。
  因为在这一潭仿佛混浊死水的表面下,是生机盎然暗潮涌动的全新世界。
  跟他在记录片里见到的属于这个国家国家队冠军选手的竞赛世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我们不是在为了保送或者增加个人发展的筹码而参加比赛。】
  【我们的心里怀着殉道者一般的赤诚。】
  【为了荣誉与内心的归宿而战。】
  哪怕是身处在嘈杂至极的环境里,柯函也能听见胸口平稳有力的心跳。
  【我们试图证明,我们的能力,建设明天的能力,建设煌煌未来大厦的能力。】
  【寰宇海内,少年将雄。】
  即使对非白话的内容一知半解,但柯函还是能够体会到楚白月借给他参考跟使用的那一份材料的重量。
  这是她的方向。
  可能还是沐恒的。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变成他的。
  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从来都不畏惧被别人知道他曾仰望星空。
  当然,柯函可是曾经距离星空仅有一步之遥的人。
  ……
  【柯函可能是前PAYM的预备役队长,他或许就是“格兰姆”。】
  沐恒站在黑暗当中,有点尴尬地乱七八糟往后撩了一把头发。
  他嘴角依然是不失礼貌的微笑,只是那种微笑似乎隐隐约约地结了薄冰。
  不知道应不应该生气。
  想了想,沐恒又觉得柯函能“瞒”到现在,好像都是自己给惯的。
  也没有什么理由责怪对方。
  而且,他必须得要顾忌柯函的心理状况,万一搞崩了,到时候麻烦的人还是他。
  沐恒隔着人山人海,看着被人群包围的柯函,忽然间一个冲动,身体比脑子更快地转了过去,大脑完全来不及反应。
  他走了。
  “是他……这些话真的不是我要说的。”屠秀玲苍白地解释到。
  柯函看着她,默默地点头。
  他只回了一句:“那也请你替我,跟他说:合作愉快。”
  屠秀玲身为一个只是在数竞行列里混水摸鱼了几天的“萌新”,她根本对全球数竞赛场一点感觉都没有。
  甚至她连对数竞的印象都还停留在单纯的做题上。
  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了。
  ……
  “巅峰竞赛”,线上社交软件提醒——【群主“莱布尼茨不懂函数”已通过“少年臣”的申请,欢迎。】
  ……
  “柯函。”
  柯函在闻声抬头的那一瞬间里,视线划过了紧急通道半开的漆黑门缝,他的视线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面前。
  楚白月摆脱了樱花山中的那个过来“承让”的选手,第一时间就跑来找了柯函。
  她说:“你准备好了吗?”
  明天是沐恒生日。
  但是楚白月跟柯函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沐恒从来都不过生日。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不露一点风声。
  楚白月也是很早的时候经手过沐恒的个人信息,才知道了他的生日。
  很特别的一个日期。
  就跟沐恒这个人一样的特别。
  不过,她也是直到柯函私底下专门找她询问,她才想起来自己还知道这么一回事。
  她也不记自己的生日,但是她不记自己的生日,是因为她的父母会惦记着,每一年到了时间就要拉着她好吃好喝一顿。
  柯函是最后才找到楚白月的。
  在那之前他已经找了班长找了陈鹤找了他能找的所有人。
  可是,他们好像都不知道。
  谢老板是柯函暂时不敢去找的,毕竟他前脚倒数第一次次数学零分,唯一一次周测卷雄起考到了二十八,结果这次一下子就到了满分——如果他主动打电话给谢老板的话,谢老板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会边喝热水边给他讲道理——嗓子不会干,别想停了。
  苟命要紧。
  于是柯函就找了楚白月。
  她当时没有回复,隔了很久才给他发了一段清晰度尚可的录像。
  是偷拍角度。
  六对耳钉闪闪发光,一身褴褛得及其个性,满头银白毛张扬的沐恒盘腿坐在水泥管堆上,抬头仰对着泛红的夜空,神情安详。
  修长分明的颈线死死地绷着,每一寸在诡秘混乱的路灯光影下都显得异常的美感。
  甚至还有一小片从衣领口露出来的肩颈,锁骨看起来就很硬,平滑干净的肌肤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沐恒就这么坐着,任由下面的一群“小弟”互相骂仗“走流程”,体型庞大的熊应在其中尤为明显突出,满脸的戾气,跟柯函之前在省电录播后台见到过的憨憨完全不一样。
  那确实是一群货真价实的不良少年。
  视频还在继续,楚白月中途给柯函另外发了一条信息——【虽然但是,我还是觉得沐恒是个很好的朋友。】
  柯函能感受到沐恒的孤独。
  这是任一实数乘零,即使是无穷也永远得零的孤独。
  沐恒总是温柔地出现在某些可能需要他的地方温柔地帮助别人,然后毫不犹豫地安静离开。
  安静的就像冥王星,无论在不在行星之列,它都只会是自己自转公转,维持着刚体崩解后的弧度。
  柯函有时候难免会产生些过于荒诞敏感的错觉——沐恒是不是跟他同病相怜?
  这怎么可能?
  但是,当柯函提着订好的蛋糕跟楚白月他们一起回到附近的酒店的时候,沐恒都还没有回来。
  他们一起等到了十一点,楚白月收到了一条来自沐恒的消息——【我今天有事先不回来了,明天机场见。】
  于是,依然精神抖擞的楚白月就回她的房间继续奋斗自己的竞赛大业去了。
  只剩下柯函一个人面对着散发着湿润甜美醇厚牛奶香气的海盐熔岩蛋糕,静静地发呆。
  他发了一会儿的呆。
  在十一点半的时候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刷一会儿的题。
  刷到大概五十五的时候,柯函放下手机,去洗了一个澡。
  他从浴室出来了,心情淡漠。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酒店房间门发出了很轻很轻的一声“咔嚓”。
  那是锁芯内部的机械发出的声音。
  是机括碰撞锁舌控制退锁的声音。
  柯函愣了一下,别过脸,就看见站在门外一身寒气的少年。
  他的眉目俊美如画,双眸略有些失焦,嘴唇上还起了皮,急需湿润。
  作者有话要说:【行星的定义:c.自身引力足以克服其刚体力而使天体呈圆球状。】
  【本章“刚体崩解”代表以上含义。】




    看小说请到(派玛全本小说网),派玛小说网提供《国外真人大尺度的视频》全部章节!